利率市场最大的变革即将来临!

2019-03-13 11:10:19

标签:

新闻-宏观

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认为,利率并轨是解决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方法之一,而“两轨并一轨”是利率市场化的首要目标。从海外经验看,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利率水平总体趋于下行;我国利率并轨的第一步可能是贷款利率以LPR为“锚”。

近期利率并轨成为货币政策的关注点,利率市场化进程或加快。利率并轨是解决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方法之一,而“两轨并一轨”是利率市场化的首要目标。从海外经验看,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利率水平总体趋于下行;我国利率并轨的第一步可能是贷款利率以LPR为“锚”,并引导LPR下行以逐步完成政策利率、LPR、贷款利率的市场化过程。

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利率双轨制阻碍货币政策的顺畅传导。2018年以来,宏观经济运行的韧性在投融资增速低迷的背景下愈发受到政策和市场关注,流动性宽松并未带来社会融资数据好转,货币市场利率下行未引导企业融资成本降低,利率传导不畅、信用扩张受阻。政策利率对向货币市场利率的传导较为通畅,但在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刚性约束下,信贷利率难以迅速跟随货币市场利率下行。要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利率市场化和利率并轨是应有之义。

海外国家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利率多下行。在1980年代美国、日本和法国都不约而同开始了利率市场化改革。美日法三国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原因均是银行负债端受分流、竞争环境加剧,体现出利率水平上升;在美日法三国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利率水平总体趋于下行。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与利率下行可能并非“巧合”,而是利率市场化过程需要利率下行配合,政策宽松以引导利率下行。

我国利率并轨的可能方式:LPR取代贷款基准利率。最终要形成政策利率、货币市场利率、存贷款利率均市场化的利率体系,首先需要确保政策利率→货币市场利率的传导,利率走廊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其次,逐步取消贷款基准利率,但又不能失去央行对贷款利率的引导能力,则首先需要明确贷款利率的“锚”,LPR或许是个较合适的“锚”。LPR自2013年10月创设以来到2015年二季度始终是央行重点培育的市场化利率。而海外LPR与政策利率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利差,说明政策利率对LPR的传导较为有效。

引导LPR下行是降息选项。在经济的结构性矛盾性,通胀体现出结构性问题时,内需不足导致的PPI转负是促成降息的重要因素,这也符合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引导利率下行的诉求。此外,相比存贷款基准利率等全面降息,引导LPR下行更为温和。下一次LPR的政策表态很可能是LPR下行的信号。

对债券市场而言,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以及对LPR的关注和讨论,可能将再次引起一轮降息预期。而从货币政策角度而言,继续深化量价配合,央行仍将致力于营造宽松的流动性环境,定向降准和降息的概率都有所增大。再此基础上,我们坚持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3.0%~3.4%的判断;一旦降息等进一步宽松政策落地,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有望突破3.0%下行到2.8%。


买化塑微信公众号.png
点赞 0
分享: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慧聪网logo

广州慧正智联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买化塑 www.ibuychem.com 粤ICP备18136962号-5